反反覆覆的前素食者碎碎念

反反覆覆的前素食者碎碎念
曾當過兩年素食者,皆因環境問題,因為畜牧業佔全球溫室氣體排放約18%,又覺得殺生不太好,那兩年一口肉也沒嚐過,見到雞翼、牛扒,完全沒有想吃肉的慾望。 後來為遷就非素食的伴侶,我自願「放寬標準」,一起吃飯時,我也願意吃海鮮,但豬牛羊雞等一律不吃。有時他會遷就我,一起吃素,或我吃素他吃肉。可是,只有我和他二人一起「打邊爐」,問題來了,沒肉的湯底,他總覺欠缺了些什麼,又吃不飽,我不忍心便說:「那我也吃點肉吧,你點些雞和牛吧。」結果遷就了第一次,就有第二次,我漸漸變回「雜食者」了。 不得不承認,肉食的香口美味,是蔬果等難以比擬(當然許多素食也美味非常),再吃肉後,每次到譚仔三哥也非點土匪雞翼不可,因為真的香口非常。但自己一個吃飯時,也會常常光顧素食餐廳。    「前素食主義者」大啖牛肉漢堡 《為什麼狗是寵物?豬是食物?人類與動物之間的道德難題》書中亦提到「非肉食者」變回「肉食者」的經歷。茱蒂絲是位會吃魚的「素食者」(因為她認為魚並非「動物」=.=),她的丈夫有次親手烹煮打獵得來的松雞,配以紅桑子醬,她吃過後,「建立了15年的道德高牆在此刻崩解」,「松雞的味道讓人對肉食的渴望,就像防洪閘門被打開一樣,一瀉千里。過幾天,她開始大啖牛肉起士堡。以後,茱蒂絲加入『前素食主義者』(ex-vegetarian)的行列」。原來,也有人因肉食的美味而脫離非肉食行列。     半素食者食乜 當我只是吃素和海鮮時,認識了「半素食者(semi-vegetarian)」一詞,發現原來只吃素或海鮮,而不吃紅肉白肉,可稱為「半素食者」。 我納悶,明明晚餐吃蒸魚、炒魷,只是早午餐吃了沙律、全素車仔麵,就可自稱半素食者,何不自稱為半雜食者?明明有吃海鮮,也可跟素食扯上關係,自覺自欺欺人,就沒再提起此詞。   在牛扒屋大叫「這不是食物,是暴力」 上月底,約20名純素人士衝進英國Brighton一間牛扒餐廳抗議,播放牛隻被屠宰時的哀嚎聲,大叫「這不是食物,是暴力」,反遭食客嘲笑,報以噓聲。其實當食客大快朵頤時,一班與自己飲食習慣不同的人衝進餐廳破壞氣氛,像是強逼自己立即改變飲食習慣,想當然是反感非常,而不會了解素食人士背後的理由。 https://twitter.com/SelppaSelppa/status/1066422288671825921 我發覺,自己對環保的「堅持」,亦有鬆懈的時候,強逼自己並非長久之策,順心而行更持久,我亦提醒自己不要強逼或譴責他人食肉與否,一來只會引起他人反感,二來別人亦不會明白素食背後的問題/原因。     兩年又過去,我近來又起了素食的決心,可是不能「話變就變」,先是雪櫃還有菜肉餃,要「清埋去」,再有朋友錯買了炸雞給我,我又不想浪費食物,只好「食埋去」,有次在餐廳吃飯,坐下才發現沒有素食餐,只好點了吞拿魚餐。 有時在想,其實人類吃肉也不是問題,問題是現今社會吃得太多?就像其他環保問題一樣,生產太多、買得太多、食得太多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