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很喜歡看老樹,不時行山或在居住的地方都會找樹看,慶幸生活過的地區都有棵令人安穩舒泰的百年老樹在附近。自年前搬進林村白田崗村,出入都會經過一對像拱門的老樟樹。另一邊廂,觀光景點許願樹亦成為出入林村必經的地方。許願樹於外人來說是林村的同義詞,祂於2005年因承受不了長久以來太多人拋擲祈福寶牒,不勝負荷而性命垂危,要禁止拋擲寶牒封樹搶救。及後村民為了延續這個同時是旅遊和商業節目的習俗,先後做了兩個塑膠假樹代替,並給遊客拋擲假橙和道具寶牒。2010年,這個節目更化成賺錢的許願節,慕名或純為了在新年找節目而來的遊客倍增,自2012年起遊客人數高達30萬。

如果人相信一棵有生命的樹有神靈能為人達成願望,換個塑膠假樹去做同樣的儀式背後是怎樣的邏輯或信仰?不論在鄉村或城市,在起樓發展和賺錢的前提下,年歲長得比人更久的樹可以被人貶得一文不值,甚至毫不留情地不消一天便斬下,但人還是會到許願樹下求發達。我們平日生活周圍都不乏值得珍惜的大樹和老樹,但太少人懂得珍而重之,到新年有所求,又去求一棵樹為我們實現各種願望。結果,每年那麼多香港人的願望,都被拋到樹上面,這些願望和要求的重量最後卻把樹壓垮了。

其實,我們的生活已給樹庇佑,樹和大自然不息而無條件地奉獻。林村谷內的不同村落多保有老樹,以庇蔭村民,或作「大王」「伯公」等神靈拜祭。據附近原居民說,林村名字的由來,乃因不同村落都有風水林,所以就叫「林村」,也有傳說因為林村以前是一大片森林而命名。所以,我想畫這幅老樹地圖,叫人到林村,反而散散步,看看很多珍貴的老樹。特別是在林村社山村,有棵400多年老的神木樟樹,祂的力量,祂的龐大,祂所經歷的時間,感覺神聖,教人敬畏又卑微。可是,同時間,祂的前方,都是正在起的樓、將起的樓、很多起樓工人和人類的貪婪。連那個提醒人封路以保育大樹的路牌,也在建築工程範圍中被撞歪,顯得猶如建築廢料一樣。

我曾在嘉道理農場參加過一個「大自然能量」工作坊,來自法國,本是科學家的導師說,老樹是祂所處的範圍的守護者,也是聖人,在樹下休息能給予人很大的正能量和療癒。我對樹祈願,祈望人類學懂尊重和珍惜寶貴的樹和自然環境,明白人與自然不可分割的共生關係。

創作:連安洋

編輯:蔡曉彤

fb﹕http://www.facebook.com/SundayMingpao